安陌晓玖

李天泽

限量十八

朋友,十九了解一下。

林悦九:

看电影的空隙过来发个文



腹黑可爱少女悦九x家里有矿留洋归国忆铃


我们把舞台让给翻白眼担当林悦九和漂漂亮亮凌忆铃吧


@安陌晓玖一零快来!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 八岁的林悦九坐在自家小院,椅子是爷爷打的小木椅,她摇摇摆摆,小木椅子老被她这么晃,日积月累就松动了,发出吱吱喳喳的声音她自觉得好听。她单手托腮撑着木桌看着爷爷泡茶,雾气带着茶香升起来,她还不知道茶是什么,只觉得很好闻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啧,怎么是苦的啊?”小林的小脸皱起来,爷爷笑:“你懂什么,茶就这个味儿,这茶好,人从首都带来的。” “噢,我还是觉得咱家蜂蜜泡水好喝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小凌,快叫林爷爷。” “林爷爷好。”
        嗯?她怎么也叫小林?奇奇怪怪的同音字把还没上学的小林弄混了;不过她长的真好看,小林心里想着。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 八岁的凌忆铃坐在自家沙发上看书,她妈妈带了一本新书给她当生日礼物,她觉得书翻起来的声音好像挺好听的。她透过大大的落地窗看到对面小院的桃花树,开的真漂亮,她心里想。她家落地窗是方圆几里独一份的,在这年代可稀罕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 凌妈妈说要带她去拜访一下对面那户人家,“你也姓林啊?我也是,好巧啊。”
小凌抬起头:“不一样,你是森林的林,我是冰激凌的凌。”
“噢…” 小林似懂非懂的点点头。
小凌虽然还没上学,但是她爸妈出差经常给她带书回来,久而久之也就识得了一些字。


         林悦九?对面家那个女孩子名字真好听。小凌拜访了邻家回来只想着这个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几个月后


         小林要去上学啦!小林欢欢喜喜背上她奶奶缝的小书包,去对面找小凌一起上学。小凌低着头给小林开了门:“小九,妈妈说我们要搬家了,这个书包送给你,你要记得我哦。”
小凌手里捧着一个皮质的书包,还绣着一个工工整整的“凌”字。她妈妈说是香港带回来的,她可喜欢了,但是她还是想送给小九。




        小林眨了眨眼睛,郑重其事的点点头:“嗯!我一定不会忘记你。”
然后着急忙慌跑回家,把她求了爷爷老半天才答应买的小抱枕翻出来,是小桃花形状的,好像还撒了金闪闪的东西,小林第一次看到就特别喜欢。她气喘吁吁跑到小凌家:“呐,给你,我最喜欢的小枕头,你要好好保管哦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五念念


        十五岁的小林在教室里听着老师念文绉绉的课文,一只手托腮,一只转着笔玩儿,百无聊赖。头顶风扇吱吱喳喳的,呼出来的风都是热的。啧,夏天真烦人;小林心里想。


        小林踩着单车回家,簌簌的风把她的碎发吹起来,划过她脸颊和脖子,她觉得有点痒。
“爷爷!我回来了。”
她把书包扔到沙发上,瞥到上面的 ‘凌’ 字,傻傻的笑了笑。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 十五岁的小凌在家里收拾行李,她妈妈说要送她去国外,说是国外的教学资源好。说不害怕是假,即将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,小凌盘腿坐在地上发呆,收音机里放着英语磁带。啧,听着烦死了;小凌皱了下眉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啪”她重重的按下暂停的按钮,“忆铃,行李箱放不下了,你别再往里塞东西了啊。”
凌妈妈刚刚说完,小凌就把里面的书挑出来,把身边的抱枕塞进去,她满意的笑笑,眉毛一挑:“切,我就要放!”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八不忘


         十八岁之前,林悦九和凌忆铃是平行线,她们按照自己的轨道一步一个脚印,有时挨的很近,有时离得太远。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 啧,夏天也太长了吧,小林终于打开了单车锁,放学的时候临近傍晚,太阳都准备走了,空气中的燥热还是散不去。小林把单车踩的飞快,嗯,好像凉快多了。快到家的时候,突然一刹车,因为林爷爷要是看到她踩的这么快,指不定就一个茶壶飞到脸上去。小林谁都不怂,只怂她爷爷……



        小林慢慢推着单车走回去,嗯?那个女生是谁,哇她身上的红裙子太好看了叭,小林脑子都要飞到外太空了。小林想要走近,好像脚步都变轻了一些,小林觉得单车链条的声音好吵噢。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 小凌推着巨重行李箱往前走,‘嗒嗒嗒’行李箱推在石子路上的声音好大啊。嗯?后面有单车?小凌转身,“小九!”
小凌在看到来人之后扔下行李箱三步并两步飞奔过去一把抱住小林,小林瞪大眼睛,两秒之后懵懵的眨了眨。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 现在,小林和小凌十八岁的夏天,才算刚刚开始。









       “你是怎么认出我的啊?”小凌把行李箱扔家里就头也不回跑去小林家,说是想念林爷爷泡的茶。
再想念也要先回家收拾东西吧啊喂,再说了你当时八岁喝茶能尝出味道吗还想念,小林抬头暼了她一眼。
“你书包上的‘凌’字绣的真好。”小林翻了个白眼,小凌无视并抿了一口茶:“啧,林爷爷泡的茶还是这么香。”
小林白眼快翻到后脑勺了,林爷爷笑咪咪:“忆铃真会说话,九儿你和人好好聊天啊,对了爷爷要出去,晚饭你自己解决。”
小林习以为常,目送林爷爷出门之后站起来对小凌说:“走吧,去你家,我帮你打扫。”
“啧,小九真贴心。”





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个,你要不要考虑一下住我家啊,你睡这里能吃一晚上灰尘。”
小林架着梯子在禅书架上的灰尘,说话声音有点小,小凌没有听清:“啊?”
小林想转身,三二一,梯子一抖,小林一个脚滑,翻身扑在小凌身上……我靠,这是什么偶像剧情节;等等,这个年代哪来的偶像剧。幸好小林站的低,不然这样扑下去,这个月小林都别想上学了。小林眨了眨眼睛,没反应过来;结果小凌一个反身,把小林按在地上,狡猾的笑起来:“你能不能小心点啊。”
而小林在想什么呢?她的睫毛好长……
林同学,你脑子又飞到外太空了?





        小凌坐起来,“嘶,手好痛。”
小林也坐起来之后才反应过来刚刚为了不撞到忆铃手一撑,好的,肿了。
“啧,蠢死了,你自己弄,别想我给你上药。”
小林‘嘁’了一声站起来走回去,小凌家门都没关着急忙慌跟上去,看到小林连药箱都打不开,抢过药箱:“笨死你,我来我来。”
小林熟练的翻了个白眼,乖乖伸出手等小凌上药。

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这手,今天是做不了菜了,厨房有面条你将就一下吧。”
小凌瞥了她一眼:“诶,我就这么时隔n年突然出现,你就这么淡定啥也不问?”
小林盯着她的手:“没事,反正你迟早会告诉我。”
小凌看着上完药的手满意的笑笑:“嗯,改天告诉你。”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 小林要上学,但小凌不用,每次小林出门的时候小凌都还在睡觉,于是她拿小凌给她的钥匙打开她们家门,‘哒哒哒’ 跑上楼踹开小凌房间门,把早餐重重的砸在桌上,抱臂看着床上不动安如山的小凌,一分钟…三分钟… 然后甩出一个白眼,
‘boom’ ,砸门的力道也是一样的足。


小林走后半晌,小凌慢慢睁开眼睛,笑眼越来越明显,嘴角收都收不住:“切,傻子。”
然后踩上拖鞋着急忙慌去刷牙,嗯,一定不是因为怕小林买的早餐冷掉。



         ‘叮铃铃铃’ 小凌啃着包子就去下楼去接电话了,手里也不忘拿上豆浆。她把豆浆放到一边,接起电话:“喂?”
“凌忆铃,你还有一个月,不回来我亲自去把你给抓回来。”
小凌抓着电话的手不自觉收紧,她烦躁的甩了甩手,‘啪’ 摔电话的小凌的刚刚砸门小林太有默契了。








        ‘叮~’小林单车上的铃铛,小凌觉得是这条街最清脆的铃铛声。
“给你带了糖葫芦,学校门口那个爷爷卖的最好吃。”
小凌笑眼弯弯:“小九太可爱,想娶。”
翻白眼担当小林连白眼都懒得翻,推着单车就走:“行啊我等着你,赶紧过来洗手吃饭吧傻子。”





        “啧,等你毕业了我要包养你。”小凌听说小林放假居然要打零工,非常心疼又非常认真的说,小林眼珠子掉出来了,她觉得自己耳朵大概是出了问题……
“下个星期你生日,我们家在后山有一个木屋,我们去那里玩吧。”小凌看起来波澜不惊,心里的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。
小林咬着筷子:“我生日去个连鬼影都看不到的地方过,您可真是大吉大利。”
小凌低着头数着饭粒:“我有事儿想和你说。”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 小林扒开脚边缠住自己的杂草,嘟囔道:“有什么事不能家里说,跑这儿来,真是闲的没事干。再说了,上面多久没人管了不知道多乱,我看你是想吃土。”
小凌无奈笑笑:“我错了我错了,你不用走这么快的,现在还早啊,要休息一下吗?”
小林不知道的是,小凌早花钱雇人上去把木屋收拾好了。




         “呼,终于到了,累死我了忆铃你扶扶我。”小凌闻言赶紧走上去揽住小林;小林抬头,小凌感觉小林眼睛里刚刚好像有闪闪发光的东西。
“哇,这里居然这么漂亮!”
小林有点开心,反手给小凌一个抱抱,然后转身就跑去看木屋。
“吊床!忆铃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吊床!”
小林对秋千、吊床这些摇摇晃晃的东西特别喜欢。小凌抱着臂:“刚刚是谁说我想吃土啊?”
嗯……小林并没有想要理她,坐在吊床上摇摇晃晃美滋滋的。


        小林其实不算傻白甜,她也经历过零零碎碎的一些事;只是小凌回来后,也的的确确把她护傻了。所以小林从来不知道,那一个月小凌无数次转身后的慌张。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念之前


        小凌毕业典礼那天,笑的阳光灿烂,她以为终于可以回归祖国怀抱,她带着一身的阳光回到家,却被母亲一句‘你不能回去’打的全身湿透。
小凌被告知未来要和一个外国哥哥结婚,所以不能走;包…包办婚姻??她可不干,小凌把自己锁在房间里。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可以答应你,你给我一天自由时间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 凌妈妈想着小凌都答应了多一天她也做不了什么。
可聪明伶俐的小凌不会如她所愿的,于是在第三天,小凌在她们全家和外国哥哥全家人面前,华丽丽的跑了,身上就是那套小林再见小凌时穿的红色Lolita。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 “凌忆铃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好啦好啦,讲完快点睡觉啦,我好困。”小林打着哈欠,语气里还染上一点撒娇的味道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好好好,晚安啦小九。”灯光昏暗,小林没有看到小凌眼里的宠溺和慢慢暗下来的光。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 “忆铃?凌忆铃?”小林揉了揉眼睛,睡眼惺忪懵懵的,只以为小凌是出去一会。
小林有些不安:“凌忆铃!你在哪?!”
她跌跌撞撞想要下山 ‘啊’…… 然后就栽倒了。
不安的情绪加上摔到石子上的疼痛,她的泪就猝不及防落下来了。她面无表情的擦掉那几滴眼泪,一路磕磕绊绊下了山。








        不可能,凌忆铃不会走的,不会的。
小林一路安慰自己,她一边跑一边找凌家钥匙。
钥匙,钥匙呢……“凌忆铃!你他妈在哪啊?!”
小林找不到钥匙,一边哭一边踹门,过了一会跌坐在门口的台阶上,发了很久很久的呆。她觉得头好痛,站起来的时候摇摇晃晃,眼睛一黑。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 那天,小凌一个晚上没睡。在破晓之时,她小心翼翼起来,怕惊醒了小林;她一路下山,甚至走到凌家的时候,一直很冷静。直到她收好了行李,拖着行李箱慢慢走出来;她回头,发现这一次,没有她的小九……
她以为她只是流了一滴泪,没想到一落泪就止不住。
“你怎么了,眼睛这么红?”
小凌撇过头:“别问了,赶紧走吧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念之后


        小林高中的最后一场考试,风扇一如既往转的慢悠悠,她写完最后一道题,手里转着笔玩儿;心里可没有这么从容,
‘既然你不回来,那我就自己去找你。’





        小林拖着行李箱,走在异国街头,风吹起她的头发,她压了压自己的小黄帽子 ‘啧,还是家乡的天气舒服。’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 ‘最近天气都变冷了,不知道…小九现在过的怎么样。’小凌捧着还在冒热气的奶茶,坐在阳台上发呆;面前是看过千万次的风景,背后的暖色调灯光的客厅。她抿了一口奶茶 ,‘果然还是小九买的喜茶好喝。’




         小凌突发奇想去楼下书店买了本书,‘叮铃’楼下书店的门一打开,风铃的声音总是能吸引小凌的注意力。她结完账出来,看到对面街上一个拖着行李箱带着小黄帽的女孩子,她心里想 ‘我现在怎么看谁都像小九啊。’她晃了晃头,走了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也许这一次的相遇里包含了无数次的擦肩而过,谁知道呢?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 小林去了小凌读的那所大学,所有人都说这个学姐漂亮又天才,却没人知道学姐家住何处。
“唉~”生活不易,小林叹气,小林在洗碗间终于擦完第一百个盘子之后,脱下手套:“凌忆铃你到底,什么时候来包养我啊。”
反正没人听得懂她说什么,只当她在哀嚎。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 不知是天终愿遂人愿,还是小林出门拜了锦鲤,小凌回学校了。
她想着回学校办事情正好逛一逛校园,从教务处出来就在校园里这逛逛那转转;小林从打工的时候回来学校,小黄帽子依然亮眼。
小凌没有看到小林,但是小林看到了小凌;然后,开始了可爱的跟踪……
四舍五入也算是小凌带着小林逛校园了吧,只是小林…眼中只有眼前人没有风景。





        ‘椰丝!知道住处了,进展飞速!’小林心里在欢呼,心里噼里啪啦已经在想着见面的场景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 这是一个精致又明媚的下午,‘叩叩叩’ 小凌家有门铃,敲门声显得很突兀。‘咔哒’,小凌开门。这个小黄帽子是这个冬天最明媚的颜色!






一秒……


两秒……


三秒……




“凌忆铃!你抱太紧啦。”
嗯,小九的笑容也是这个冬天最明媚的。


















其实,小林的帽子真的很亮眼,小凌回学校那天,就透过玻璃窗看到那张鬼鬼祟祟的小脸;她忍着笑,不声不响也不拆穿。
只等她的小九来找她。


只等少年人终于相遇。







  “凌忆铃,等下见完你爸妈我们去看电影吧。”
  “好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各位国庆快落!!十九文了解一下吗??!【求求了】历时小半个月终于写完啦!
我这个排版垃圾你们原谅一下,还有其实小凌和小林的人设并没有特别的明显,因为我想要她们自然而然的相处(谈甜甜恋爱)


所以!来了解一下吗?!

中秋快乐!!!

中秋快乐!!!
我最近在和悦九一起写一篇关于我和她的文,可能要很久很久才会更新。
而且发现高中作业好多啊。
一个中秋就压的我喘不过气。
先等我先适应高中的作息和学习方式QAQ
抱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可爱们要开心啊。

【祺泽】梨园惊梦

快快快!这个老女人又更新了!!!!我爱她!!!

臣也活:

梨园惊梦,又名——
梨园惊情
云雨过后,他发现枕边人竟是!
震惊!著名戏子竟对潇洒军官做出这种事!
霸道长官求放过!
总裁夫人,总裁跑了!


这篇文是作者被台风山竹吓出来的。请你们夸我赞美我表白我点赞收藏加转发。
不用谢。
日常艾特老女人 @安陌晓玖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RgzDme9s1L8XC0bg/ 点击链接查看「梨园惊梦」,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
链接见评论

【祺泽】震惊!某小鲜肉竟对前辈做出这种事!速看!不看后悔一辈子!

我要吹爆这沙雕女人。我天天在她旁边叨祺泽她都没烦我嘤嘤嘤好感动。这是她第一次写陌生的cp请大家多多支持多多鼓励她!!

臣也活:

送给我的老女人——凌忆铃。
这个老女人天天上课跟我谈男人。
高一生,周末才能拿到手机,如果有眼光奇特的小可爱喜欢我,欢迎点梗。【不会的别想了臭男人】
ooc严重,小学生文笔,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。不喜欢求勿喷。
正文挂了,链接评论走起。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K0FC38DtgeMBUD9b/ 点击链接查看「震惊!某小鲜肉竟对前辈做出这种事!速看!不看后悔一辈子!」,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50粉点梗。

有五十个粉丝辣,明明觉得自己并没有写出什么好文章,但是收到了那么多的善意和喜欢,十分感谢!
大家可以评论点梗哦,最好是有大纲的那种,因为我没什么脑洞啦,评论的我都会尽量去写,写的不好我会重复修改到满意为止再发出来,所以可能要很久啦。
下面是瞎叨叨。
《九份》是我的处女作,是我去台湾的一个脑洞,是我决定为了祺祺泽泽而拿起笔写的文章。按照我更文的字数怕是得成连载了,我打算像苍绿老师那样一次性写完再发出来,可能要很久很久,但我不会弃坑的,哪怕最后只有一两个粉丝,甚至没有人关注我,我都会发出来,还会带上“祺泽”的tag。
《放学后》是敖桃文,可能我的大多数粉丝是因为这个系列开始关注我的,开这个系列也是因为觉得第二人生里的亓桃结局太虐了,敖三太惨了,才决定写回敖桃。而且落家老师(好像是她吧_(:з」∠)_我有点忘记了)笔下的敖三很温柔,敖桃也很好看。
虽然我的文笔并不好,我还有很多需要学习和努力的地方,想让你们一起见证我的成长。
我会一直喜欢十个孩子,喜欢祺泽,并且向我的同学和朋友安利他们。
我不想说我要成为全网最后一个祺泽玩家,因为祺泽的故事,从来都不会结束。
感谢。

【祺泽】【诗歌】桃香

今年的桃花开得馥郁芬芳

在晨曦中潋滟着水光

像极了她天使般的脸庞

我伫立在广场正中央

凝视着那株桃花独自欣赏



有个梦想是捕捉彩虹和太阳

常听的曲子出自肖邦

洗好的车厘子安静地待在身旁

醒来后发现她睡得安详

我只好自己游荡


这篇是老师布置的作业,我就发啦。
我开学啦,所以周天下午到周五就不能玩手机啦,也不能经常更文啦,别忘记我呀_(:з」∠)_
爱你们!
小可爱们也要好好学习哦。

【敖桃】放学后3

小可爱们千万不要学他俩的做法哦!!!
这种事成年之后才可以做滴!而且是要你情我愿才行!
小学生文笔
ooc
学生会主席桃x校霸敖


七月份的蝉鸣很响,像是要把全世界的人都吵醒一样。


陶桃很爱睡觉,可偏偏房间的窗户边有一个大树,每天都有没完没了的蝉鸣声。于是我们暴躁少女陶桃小朋友,每天上午十一点起床洗漱,带着睡衣去到敖三家的别墅里先吃个午饭,再睡个一下午,然后吃完晚饭回到家追个剧修个仙又继续睡到第二天十一点。


今天的陶桃依旧睡到了十一点,只不过几天前她发现了一款好玩的电脑游戏,打算到敖三家用着敖三的电脑打游戏。


敖三见陶桃吃饭很快,不由得好奇。平常自己的小公主吃饭和小鸡啄米一样,一口才塞几粒米,还得自己各种威胁加强塞才能吃快点,咋今天和有人抢饭一样吃那么快呢。吃完后回到房间才知道,小公主看上自己的电脑了。


“敖三,我想玩电脑。”


陶桃坐在敖三的大床上可怜巴巴地看着敖三,撅着嘴盘着腿端了盘西瓜吃,说话时西瓜的汁水从嘴里四处飞溅,溅到了敖三床单上。敖三也没在意,只是觉得陶桃穿着短裙盘腿坐露出打底裤的姿势很不雅,便夺走了陶桃手上的西瓜放在床头柜上,随后俯下身咬住陶桃嘴里还没来得及咀嚼的一块西瓜。陶桃急了,往前凑了凑想要从敖三嘴里夺回西瓜,却让自己的唇瓣碰到了敖三的柔软。敖三一只手撑着床,一只手穿过陶桃的发丝扣住陶桃的后脑勺,让想要逃离的陶桃动弹不得,皓齿轻闭咬下粉红西瓜,额头抵着额头先让朱唇分离,咽下那口粉红后又欺上陶桃,想夺走剩下的西瓜,却不料陶桃反应了过来,紧闭牙关将剩下西瓜锁在嘴里,只剩些甘甜清爽的汁水沾染着陶桃嘴角。敖三不禁笑出声,松开陶桃。


“给男朋友吃一口都不行吗大小姐。”

“你那哪是一口!你都快把这块吃完了!”

“好好好,下次我让厨师切小一点。”
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
陶桃咽下了西瓜,拉着敖三到书房打开他的电脑。陶桃垂涎敖三的电脑很久了,27英寸2K曲面144Hz的专业电竞屏,达尔优EM925牧马人钻石鼠标,还有宜博K753机械键盘混光版,一看就是人民币玩家。敖三直接坐在靠椅上,搂过陶桃放在自己腿上,给电脑开机后将手环着陶桃,手指在陶桃腰侧舒展开,下巴搁在陶桃肩膀上,头微微一侧就能在陶桃耳边呼气。


“约法三章,不许亲我,不许动我,不许强行退我游戏。”
陶桃说完后,欲要掰开箍在自己腰上的手,无果,只好坐直身子,点开steam输入敖三帐号,发现好友栏中程以鑫等人在线,就发送游戏邀请,拿起桌面上的大耳机连麦。耳机是耳罩式的,不能两个人共用,而且还把陶桃耳朵给捂住了。敖三委屈,不能调戏自家媳妇了,就把注意力集中到陶桃后颈,先是呼出一口气,再伸出舌尖碰了一下,然后唇瓣贴着陶桃细嫩的皮肤,舌尖在被唇瓣围起来的范围里打转,最后轻轻一吸,啵,一个草莓就种好了。奈何陶桃耳机里是游戏背景音乐,没听到身后敖三发出的声音,权当是敖三这条二哈在蹭来蹭去才会有的奇怪触感。


游戏开始了。敖三听到自家媳妇耳机里冒出来的男人声音,心里的醋坛子瞬间就翻了,手开始作怪。先是轻轻摩挲陶桃腰侧,再是一掐,惹得陶桃握鼠标的手一抖,打偏了方向。


“敖三!”陶桃惊呼一声。

“啊陶桃,敖三没在玩游戏啊。”程以鑫以为陶桃犯糊涂,出声提醒。

“没,没事。”
陶桃的声音有些颤抖,还带着些喘,因为敖三扯出了扎进陶桃短裙里的上衣,手很不老实的从衣服下摆探入,先是在陶桃腰侧游走了一圈,再一点一点向上探索着,此刻摸到了陶桃内衣边缘,两根手指挠着陶桃,惹得陶桃发痒。陶桃抓住敖三的手,但顾不了键盘,人物死了。


“我不玩了,敖三在我旁边,我让敖三玩。”陶桃有点小生气,把敖三的手从自己的衣服里拽出来放在鼠标和键盘上,再取下耳机戴在敖三头上,然后侧过身盯着敖三,脑袋里在想着怎么调戏回去。敖三也是个网瘾少年,看到自己媳妇让自己玩游戏,心里哪还有媳妇的位置,整颗心都扑在了电脑上。


“喂程以鑫,对是我三爷,来来来让我带领你们走向成功。”

“好嘞谢谢三爷。”

“那就多谢三爷了。”

“谢三爷。”

......


陶桃更生气了,瞅着电脑屏幕,看着敖三瞄准了一个人正要开枪,脑袋里划过一个想法,转过头一下咬住敖三喉结。敖三之前一直叽叽喳喳讲个不停,正要大喊一句“我干掉他了”,话语就卡在喉咙里。陶桃没听到敖三声音,就知道自己计谋得逞了,于是又重重地咬着喉结,舌尖轻轻舔舐,还将身体重心往敖三那里压。敖三倒吸一口气,身体僵硬,动也不敢动。


只是网线另一边的程以鑫永远及时出现。
“三儿你怎么没声啦,还在吗。”

“我...我还在啊。”敖三的声音突然变弱,还带着颤,像是一只奶猫迷糊时发出的奶音。陶桃的手摸到了自己那里,还坏心地捏一捏。敖三低头看到陶桃得逞的笑,便知道陶桃是在捉弄自己。敖三勾起嘴角,想着等会自家媳妇如何在自己身下求饶。

“你声音好奇怪,没事吧。”程以鑫好心问到。

“没事,我不玩了,我家野猫开始调皮了。”

“啊?没听你说你养了猫啊。”

“养了很久了,只不过她有点害羞,所以我才没说,挂了。”


敖三退出游戏摘掉耳机,抓住陶桃乱摸的手,在陶桃耳边说到,
“自己引的火,自己扑灭。”


事后,陶桃给家里陶醉打了个电话,说今晚不回家了,挂掉电话后,瞪着跪在床边的人,开口道,
“知道哪里错了没。”

“知道知道,不该把媳妇给弄疼了。”

“恩。恩???”



end.
(我想打程以鑫不知道为什么_(:з」∠)_)

一个脑洞。
是泽我。
白衣恶魔x黑衣天使x我。
目前白衣服叫贝贝,黑衣服该叫什么好呢,叫李泽咋么样_(:з」∠)_

自我介绍。

你好这里凌忆铃。
高一学生。
可以叫我阿铃或者忆铃或者仙女或者小可爱。(bhys没有脸。)
属性是唯十泽担,二推马敖,喜欢马里奥。
雷区md和嘉逸。
不磕祺霖不磕马宋不磕马狼不磕逸达不磕马达其他都能接受。
yjy一生黑。
QQ3117404440(里面基本都是追星的内容。)
微信号xianndlt(三次的我。)
微博凌墨蝉(舔图专用。)
很高兴遇见你。
你主动我们就会有故事,可能还会有孩子。
_(:з」∠)_

今天演唱会

我电脑里播放《wake up》
我妈来了,问这是谁啊
我说TF家族啊
我妈说TF家族不是十个人吗,怎么变得这么点了。
我哭了。